黑夜法则——致两个饥饿的生命还有自己

 我们都是饥饿的夜的使者,我们享受在黑暗的公平法则,我们憎恨阳光的独裁,敬仰漫天星光的夜色,因为只有夜幕下,万物才是平等的黑色。
 
 同样饥饿的我,完全理解同样饥饿的你们,所以,是我们,我们饥饿着,却对那些生活在阳光独裁下的生产法则,无能为力。
 
 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之处就在于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个荒谬的法则。
 
 而我们,那些所谓异类,竟只能屈服于独裁裙下。
 
 黑夜使他们恐惧,他们看清了自己的本性,裸露在黑暗中,他们内心的恶魔狂野着。他们只会用眼皮隔绝黑夜,用另一种黑色去修饰黑色。他们用梦,去释放恶魔。而白天,用光明做面具,做成上帝希望他们成为的样子。
 
 我们不同。我们不需要白天,我们在黑夜里,享受着自己,真实的自己。我们是恶魔就是恶魔,我们是天使便是天使。我们不隔绝恶魔的欲望,相反,我们引导欲望,控制欲望,利用欲望。C'est la vie.
 
 我们饥饿,所以觅食。正如他们一样。但是,我们却不能在我们饥饿时享用食物,只能在他们饥饿时,我们迫于无奈,咽下去。It's no fair.
 
 就此搁笔吧。
 
 又是一个被困在白天法则的黑暗使者的所谓失眠之夜。
 
3月25日3:00

评论(3)
©方槵 | Powered by LOFTER